自塑:笔道与心迹——2018中国当代油画学术邀请展

          (1/19)自塑:笔道与心迹——2018中国当代油画学术邀请展

          (2/19)郑艺 晚秋 120cmx180cm 布面油画 2010年

          (3/19)张杰 茫之境之二 200cmx150cm 布面油画 2013年

          (4/19)顾黎明 天子万年 140cmx80cm 布面油彩 2006年

          (5/19)张方白 展 300cmx200cm 布面油画 2017年

          (6/19)刘刚 热烈的光 120cmx69cm 布面油画 1987年

          (7/19)赵培智 乐手 140cmx110cm 布面油画 2017年

          (8/19)常磊 聚会 120cmx80cm 布面油画 2016年

          (9/19)朱春林 报喜天使 120.2cmx180.2cm 布面油画 2017年

          (10/19)张连生 威尼斯水乡 80cmx80cm 布面油画 2015年

          (11/19)吴为 远山 100cmx90cm 布面油画 2016年

          (12/19)金捷 秋潭依雨 160cmx160cm 布面油画 2016年

          (13/19)潘映熹 静物系列二 65cmx80cm 布面油画 2014年

          (14/19)陶宏 佛渡十方 150cmx150cm 布面油画 2017年

          (15/19)徐晨阳 遥远的海1 96cmx145cm 布面油画 2013年

          (16/19)陆静波 荒蛮生长10 100cmx120cm 布面油画 2011年

          (17/19)王海燕 青岛崂山海景 30cmx40cm 布面油画 2016年

          (18/19)王一 遮蔽系列10 120cmx100cm 布面丙烯 2017年

          (19/19)张晓凌 圣地 150cmx100cm 布面油彩 2015年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展览名称:自塑:笔道与心迹——2018中国当代油画学术邀请展
          展览时间:2018/01/07~2018/02/26
          展览地点:[湖南]-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凤凰县 -(凤凰古城)
          主办单位:凤凰艺术年展组织委员会
          参展艺术家:郑艺、张杰、顾黎明、张方白、刘刚、赵培智、常磊、朱春林、张连生、吴为、金捷、潘映熹、陶宏、徐晨阳、陆静波、王海燕、王一、张晓凌、

        自塑:笔道与心迹——2018中国当代油画学术邀请展

        开幕式:2018年1月7日(星期日) 上午10:00

        展览地点:湖南·凤凰古城(万寿宫一、二层/虹桥二层/熊希龄故居)

        支持单位:中国美术报 中国美术报网

        策展人:张晓凌 杨为民

        学术主持:朱 其 陈 明


        —————展 览 序 言—————

        自塑:笔道与心迹

        张晓凌

        “凤凰艺术年展”的光芒尚在闪耀,另一个重头戏——“自塑:中国当代油画学术邀请展”又悄然在凤凰古城拉开帷幕。此展邀请了国内18位卓有实绩的油画家共襄盛举,近150件作品大体上涵盖了写实、表现、抽象、综合材料诸形态。很难想象,分属于不同理念、不同风格的作品竟然会水乳交融般地出现在边城古镇,仅此一点,便具有传奇色彩。当然,事情还远不止于此,人们或许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是什么样广阔的文化视野将如此不同的作品置于同一展览中?答案在我看来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当代油画“自塑”的美学雄心。

        2016年7月,在巴黎举办的“中华意蕴——中国油画法国展”上,巴黎美术学院院长马克·布斯塔曼特语出惊人:“中国油画已取得很大的成就,但我们法国却对世界油画的发展负有重要责任。”这句话让在场的中国艺术家听了很不舒服。原因很简单,在法国美术界,能与中国油画家相抗衡的人已经不多。既然如此,马克·布斯塔曼特院长还大话炎炎,不免让人生疑,他是刻意以大话掩饰底气的不足,还是故弄玄虚地维护法国油画曾有的尊荣,就不得而知了。但他的话也有可玩味之处:其一,中国当代油画在观念、技术、风格上所达到的高度,连同它迷人的东方气质,虽令许多老牌油画大国生出已不如人的感叹,但仍被置于“学生”的位置上,不具有国际性的地位,更谈不上什么话语权;其二,不难看出,院长的话有些酸溜溜的味道,同时,也有几分对中国当代油画的敬畏。私下以为,他已感受到中国油画在自塑过程中所表现出的锐气与野心。

        我一向将中国当代油画的成长视为“自塑”的过程。回溯起来,从摹写到自塑,中国油画跨越了150余年的历史。虽然自欧洲油画登上中国大陆始,便展开了在地化改造的历程,中间又经“华化”、“东方化”、“民族化”、“本土化”的诸般努力,但真正走向“自塑”,却是近20年的事情。辨析起来,“自塑”大体上有这样几层意思:首先是文化立场、文化资源的全面更新与重塑。作为舶来品,中国油画始终在西方固有的框架内来确定自己的方位与路径。近20年来,这一传统遭到空前的解构与颠覆,取而代之的是中国油画在精神、形式乃至资源等方面的文化回归,“意象油画”成为热词就是一个鲜明的标志。这一概念表明,中国当代油画不仅跳出了西方所设定的框架,而且在价值观、文化方位与语言美学等方面开启了全面自塑的新时代。其次,从实践层面上看,“意象”可以落实为一系列可操作的语言与技术。换句话讲,中国油画语言已经具备了自己的语法、逻辑、词汇与标准。以“意象”为轴心,其观念与实践的关系,可以“笔道”称之,即“笔触”的结构与运动方式是在“道理”的控驭下进行的,这与西方的纯形式美学有着根本的区别。再者,在中国油画家手中,油画作为一种媒介,已成长为可以自由表达心性与观念的方式。中国当代油画的任何一件作品,都可作为心理学的案例来加以分析。同时,中国当代油画越来越具备哲学的品质,凭借这种品质,中国当代油画既可以自如地呈现那些公共性的课题,如人性、人文关怀、环境、意识形态等等,又可以超越社会范畴之上,以反思的态度来面对社会。

        总而言之,中国油画已长大成人,可以自立门户了,不需要别人来“负责任”了。“中国当代油画学术邀请展”参展的18位艺术家,以各自的方式,有力地印证了这一事实。

        当然,中国油画也不可妄自尊大,事实上,与欧洲当代油画比较,在写实再现能力上,在抽象艺术的自由性与表现力上,在材料的复杂性与技术性上,中国油画仍有很大的差距。“自塑”并不意味着自大,中国当代油画所面临的难题依然繁多,可谓任重道远。

        古老的凤凰古镇与当代油画不期而遇,所碰撞出的意义既是明确的,又是含糊不清的。明确的是,当代油画将在这个古老的文化母体中获得灵感与资源,并从这里开始新一轮的奋斗史;模糊的是,在一个图像泛滥、文化交错、意识形态混乱的年代,中国油画究竟有着怎样的未来?

        2017年12月


          :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油画家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油画家网]的价值判断。
      Processed in 0.272(s)   69 queries

      memory 7.509(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