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西京2020水墨艺术展今日开展

        作者:admin2020-12-05 08:38:15 来源:网络

        王西京的中国水墨复兴之路

        王西京先生是享誉中外的现实主义人物画大家,从他四十余岁跻身中国画坛所处的时代而论,在中国人物画以继承和发展徐蒋系统的艺术造型和笔墨语言为主的这条道路上,续接了中国人物画近当代的文脉,阶身发展主流的当代谱系,成为佼佼者。之后,他靠着深耕细作中西历史文化古典趣味到现当代绘画艺术的开拓性发展,在当代绘画观念和意识上纵横捭阖的创造性发展中,抽身间离东西艺术创作精神,反思东西方艺术差距和界限,采取打散与融合的态度,集古粹今的应变能力,又使他成为了21世纪中国人物画当代发展史中最重要的一员。

        2000年后,是王西京艺术由现代转入当代人物画创作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也是他思考已久的个人水墨复兴行动年。在他看来,中国人物画的发展,如果只是仅仅固守在本民族的艺术语言,或者说在徐悲鸿和蒋兆和之后,要不断借助新的写实来完成现实主义精神的时代体现的话,就必须重新焕发和激活中国人物画的范式造型和笔墨格调。既要善于吸收古为今用的艺术实践和笔墨创造,也要在洋为中用的发展历程中,深刻意识到全球化艺术语境的变化。那么这样势必要求艺术家抛开狭隘的民族艺术观,将创作的对象全球化。在艺术的造型方面,立足具有中国画本体论精神的基础上,实现具有油画文化观念和审美意识的有机融合。这种思路的开拓,实际上就是以具有中国精神和中国气派的造型艺术与笔墨语言,创造具有国际艺术语言潜质的作品,赢取并实现中国当代人物画艺术形象跻身世界艺术舞台的机会和可能。

        2016年前后,王西京创造了一批作品。在写意和写实之间,他更加注重人物画在笔墨内在美的延伸和塑造上下功夫。在写意参入写实的造型中,尤其不再纠缠中西艺术的界限和分别,而是巧妙地把写实的造型能力发挥到最佳状态的同时,让写意为写实服务。倾斜一方的力量所形成的的某种绘画精神倾向的有序表达和塑造,既是一种大世界的文化关怀,也是一种大世界的文化拥抱。他的这种做法,实际上形成了强烈的意识和观念的转变。把东方线性的写意拿来服从写实的艺术需求(这里的写实亦含中西),以中国笔墨的精神来干预和塑造属于世界性的艺术语言,但又没有失去属于本民族的艺术塑造和语言立场。这是一种艺术上赢取更多文化认可的大胆尝试,也是近百年来中国艺术家为之苦苦探索和追求的艺术梦想。

        2018年,法国秋季沙龙国际艺术展上,王西京荣获了“法国秋季艺术沙龙终身会员成就奖”、“中法杰出文化使者贡献奖”和“法国巴黎荣誉市民勋章”。这一事件证明,中国艺术家在这一领域所做的努力,得到了世界级的认可和赞扬。

        我们知道,法国秋季沙龙组织是国际最著名、历史最悠久,也是最高端的国际综合艺术展示平台。1903年,秋季沙龙组织由世界级雕塑家罗丹和法国著名画家雷诺阿等倡导创立。创办以来推出无数风格流派的艺术家,其中包括高更、塞尚、马蒂斯、米罗、莫奈、毕加索等人。历史证明,这些人后来都成为了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艺术大师。巴黎秋季沙龙展已成为全球顶级的艺术展览,被视为艺术家跃居国际艺术家行列的重要平台。中国艺术家中,如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赵无极、吴冠中等,近年来少数当代艺术家包括王西京等人的作品也都入选其中。

        这是王西京立足全球当代艺术视野,创造具有中国当代人物画范式造型与笔墨格调的人物画创作带来的艺术思考;也是他关注人类命运共同体,打通东西艺术界限,实现大国文化的东方情怀所在。

        从集古焠今的家国情怀到跻身世界艺术之林的雄强转变,从中国画笔墨内质改造到中西融合的世界水墨艺术语言形象的塑造这一历程来看,机遇是属于当代艺术家的。关键的问题是,这样的机遇只垂青为艺术奋斗终生的艺术家。

        王西京出生在十三朝文化古都的西安,这里是中国唐代中叶水墨艺术发端的源溯之地。遥隔一千三百多年的时空,水墨艺术何以能为中国艺术在全球化艺术之林拥有民族尊严和一席之地,成为了王西京最大的艺术追求和人生梦想。

        笔墨内营和形象塑造一直是中国画坚持的两大方向。笔墨内营是建立在中国画的五行之说的,根植在阴阳文化观中的。这种民族文化基因所形成的强大秩序是建立在自我认可和内在需求的,具有绘画的民族内部观念和意识,塑造具有民族精神和个性气质的艺术形象。如果仅仅是满足自我内部的认可和理解,是无法适应当下的时代需求的,也无法与世界构成交流与对话的可能。这种情况,迫使我们必须重新认识自己的范式造型,接纳并吸收外来艺术。这一时期的吸收和接纳,还远不同于过去一段时期所言说的“洋为中用”。既要在当代艺术的观念和意识中具有全球化视野认知,还要善于梳理和取舍本民族艺术在当下水墨趣味和审美中的有效创造,摆脱人物画属于东方审美的那一部分,以探求异域世界在精神需求和文化心态上的认可。一味地强悍霸气,或者固步自封地完成“自我意识”的艺术,都是不可能获得更广阔世界的认可的,也无法真正实现属于本民族和国家的艺术尊严的。

        王西京基于深厚的功力和精湛的艺术修养,在突破人物画的造型上,大胆利用中国画笔墨的写意之色与兼具东西艺术写实的造型能力,打破中西绘画中左右关系,形成色墨混合,以色块和墨块形成人物画造型艺术上表现艺术对象在体积感和重量感的物质笔墨构建,使本来的写意水墨具有西方同质写实绘画和雕塑的双重语境,完成了东西两种文化体系中对写实和写意的艺术置换,形成了双语体系的一体化绘画诉求,具有当代水墨的探索价值和构建意义。

        我们在他绘制的关注非洲部落民众和重要人物的系列作品中,很容易看到这种艺术上的表现。如《伟大的灵魂》一图,东方线性的书写,在完成整体的人物形象上,布白的能力就是东方水墨艺术的哲学辩证观念在其中最强烈的表达和呈现。而形象的缔造,正是由于海洋文明中蓝色的衬景,体现了中西情调和审美观念的结合。《东非酋长》的作品中,积色和积墨都是最上乘的表现,旨在凸出头颅和面部人的骨骼肌肉,具有写实之实。人物眼神和内心世界的速写,写意中极度“传神”。《达卡女》《塔吉克新娘》《含美特族人》《阳光下的母与子》等作品,在人物的面部表现上具有油画的肌理效果,同质异趣;头饰、服饰表现上,东方的线性色彩形成了写意的协奏,笔墨在完成色差和色的比重上,又使我们感受到了诸如印象派对色彩的主观表达。人物面部光影的技法表现上,则遵循西画之经典审美,略略需要明了的是,积色和积墨的形象塑造,完美地实现了与油画一样的艺术效果,令人震撼。另一组如《东非人》《埃塞印象》《朝圣者》《何以为家》《盼归》《水屋》《亚丁湾水手》的纯水墨作品,更是彰显了东方水墨独特的艺术审美和视觉效果,更具有中国精神和中国气质,在中西绘画间离性的左右观念中统一协调,形成了属于当代水墨形象和观念的全新塑造,有力地表明了中国水墨的态度和取向是具有世界开放性的,可以和油画媲美,一起拥抱全人类的文明。

        这是王西京站在世界民族文化等量观下思考本民族艺术发展和出路的结果。

        王西京的艺术,尤其是近二十年来创作的具有双向平衡与融合的绘画作品,使中国水墨在超越国别和文化界线上,实现了无差别的艺术主张和审美表达。通俗地讲,使中国画实现了具有油画同质的艺术效果,在光影和明暗的空间审美与趣味表达上,具有异曲同工之妙。从文化形态的观念和意识改造上,王西京创作的作品,又体现了中国当代水墨跻身世界艺术之林的魅力。其实,不止这些,王西京除了人物画的探索和实践外,在水墨绘画上对于山水、花鸟等领域也是具有全面的艺术修养的。只是他通过人物画集中体现和表现了自己艺术的综合造诣,通过人物画的创作,实现了他人物画艺术创造上的“大同世界”。

        王西京苦心经营和孤独探索的艺术思考,完成了中国画水墨复兴的一个具有世界性范围的实践,他的视野和命题是广阔的,在当下的水墨艺术中具有鲜明的时代价值与全球意义。这需要我们对他的艺术和作品进行更准确的评估,更全面的认知,也是我们通过绘画艺术认识一个中国艺术家在面对“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重大历史使命中需要践行的伟大思想所在。

        南阳子

        2020年4月30日


        Wang XiJing ink art exhibition

        总策划:杨超

        策展人:南阳子、于凯东

        策展统筹:邹永辉、郭朝阳

        主办:西安美术馆

        展览地点:西安美术馆二楼展厅

        开幕时间:2020.12.05(周六)15:00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Processed in 5.302(s)   65 queries
      update:
      memory 4.533(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