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我可渡的视界—关于韩方的油画艺术

      分享到:
      作者:薛保华来源:中国美术家网2015-03-10 15:51:59

             韩方的画面的气息,和初见韩方其人是有冲突的,但确实是很真实的共存于此时此刻。很多人在潜意识里会以为,这些静谧、亘远气质的油画似乎是一个很年长的艺术家的作品。但有趣之处是,韩方很年轻,很帅气,很活力,有一张韩式明星的脸和范儿,浑身有一种旺盛的青春的荷尔蒙。这就让人很好奇,或者有一种探寻的趣味。

             韩方生于楚地,受过学院派的美术教育,由于职业的缘由,编辑出版了大量的有关楚风楚韵楚艺的画册、书籍,接触了众多或瑰丽、或奇诡、或绝艳、或浪漫的楚艺术,耳濡目染,浸透内心。自然而然,他会反映到自我的艺术的表达上,所以,我们看到韩方如是的画面,没有丝毫的做作扭捏,那是自由地流淌,是画家心性、意识的呈现。在这些油画作品中,我们会看到了一种新的文化性格和历史取向,也隐含了艺术家一种新的历史观和艺术价值观。如韩方所言:“在所谓西方的各种观念、各类主义涌入且大张旗鼓时,我却对华夏古物流连忘返。”  

             在当代的艺术语境中,艺术重要的是表达出当代人对历史、对此时的生存体验和审美诉求。而这种表达的生成与实现,与作品的视觉表现密不可分,它需要把这种思考和审美外化为一种大众能够理解和接受的可见的视觉形式。韩方遵从于自我对楚文化、楚艺术的敬仰和追慕,表达了他所感知到的遥远的历史的气息。他似乎有一种超然的感觉,对环绕芸芸众生的消费主义乱象、网络时代、卡通形象、时尚符号,全然不顾。这正体现了韩方油画艺术创作的独立和个性,我以为韩方在寻求作品内在精神深度的过程中,在其油画艺术中建立一种与古代文明和文化艺术的路径与通道。

             韩方的艺术策略是,一方面直面历史, 从远古的艺术资源中获取视觉的图像,并用充满创造力的艺术感知、视觉经验开启对传统文化的新体悟。另一方面,运用具有东方美学气质的表现主义手法,塑造了一个诗性的绘画空间,展现了过往的历史文化背景和文化记忆。

             一般而言,在艺术创作中对待历史和传统有这么几种态度:一是视为可弃之的窠臼,二是顶礼膜拜地摹写与承袭,三是挪用,把自己的态度和观念投射进去,实现当下的转换。韩方是属于后者,他既没有戏谑或者嘲讽,也没有细致入微的死板的刻画,他的油画作品极为敏锐地抓住了物象的古韵和特性,微妙呈现,但有意味地是韩方以一种中国写意的笔法,起承转合,轻巧灵动,为画面注入了一种诗意和空远,是属于中国文化和审美脉络的表达。这种观察的力度的深入与写意的灵动表达方式构成了一种张力,从而意韵悠长。

             在韩方的油画作品中,画面扁平化、纯粹化,纯净、平铺的底子像一张大幕一样,等着好戏的上演。画中没有拥塞不堪的物象,往往是置于一古物,如同从画面深处穿越而来,让人很自然地凝望其上,会自动生成一种聚焦之感。韩方没有探究传统西画中的纵深感和空间感,他考量的是画面各要素的关系,以及这种关系所形成的视觉感受和心理感受。在“青铜器系列”中,韩方将古物置于两层平刷的灰冷的绿色块之上,青铜的鼎、簋、爵信手勾划,有意涂画斑驳的油彩,平添一丝苍凉之古意。在稍后“陶佣系列”中,韩方毫不掩饰亚麻布的底色,让它和另一半平涂的色调成为画面的一部分,画中古物不再是孤影自赏,往往两两相对,自成意趣。韩方对于画面位置之经营,形式之营建是一丝不苟的。但对于器物之刻画,似乎由着自我的性情,写意笔法,兴之所至,物之所成。甚至有的留给我们一种生动的“未完成之感”,似时光留下的印迹,愈发有历史之穿越,时光如白驹的叹咏。“在这个时间与空间铸就的世界里,一切如梦似电,亦幻亦真。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韩方的这些表达不是晦涩拗口的,也不是粗鄙生野的,他是忠实于视觉审美的需要,当我们物我凝望时,会有一种恍然之感,平生悠古之情怀。它会让时间在此固化,让时光融汇聚集,会有一种停滞之感,满足了人们对于世事之急剧变迁,内心深处的一种依恋和回归。它会让人们把过往投射于此,从而形成内心的回响,物我可渡,直达未来。

             韩方认为“从原始人类的土陶绘画,到商周的青铜器及至后来的漆器陶俑壁画等等,就注重精神意念的美的传达。”这种美的理念在他看来是远古神的意志,是上苍对美的形而上的判断。韩方的画面有超越其年龄的深度,他“感觉自己的画面越来越有禅意了,是一个从有回归到无的过程。画面更多地是宁静、虚空、悠远……在思维里,常常纠结在正与反、本体与现象、自在之物与感觉之物之间的差异中。”所以,韩方的艺术沉静、悠远,它是一种远离喧嚣的心灵的皈依之所,步入了一种空远之境,它与暴力、拜金、暧昧、时尚等无关,他也无需迎合所谓的当代艺术必须介入社会的大众精神,他只关乎于人们内心的澄净、冥想和静思,以及对视觉艺术本来面目的尊崇。但我们也意识到,韩方的艺术并不是完全与现实做出了切割,他是一种智慧的表达,不激越,亦非无视,他是温和的,不即不离的态度。画什么而不画什么,是此非彼,实际上隐含了一种反驳的立场,或者一种温和的批驳。这样,韩方的视觉图像也显现了他的姿态与文化立场。  

                                                2014年9月28日于武昌

          

      Processed in 0.217(s)   11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37(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