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出价值——深切怀念吴永良先生

        作者:卢炘2020-06-01 07:07:58 来源:美术报

          (1/5)吴永良先生

          (2/5)吴永良 华夏颂

          (3/5)鲁迅肖像 168*63cm 1962年

          (4/5)天心月圆 138*115cm 2019年

          (5/5)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5月25日,吴永良先生因病在家中溘然离世,次日我急忙赶赴灵堂吊唁作最后送别,一入室突然悲从中来,未顾及周边,竟哭得稀里哗啦。良久忽然耳边有人在问:“哭的人是谁?”“潘天寿纪念馆前馆长。”细语惊人,赶忙拭泪强忍,仍饮泣不止。平生泪别故友,此乃头一次失态,此刻方识痛失知交的难受。

        吴老师为我们中国美院教授,一天他笑着对我说:“我一生最大的官是潘天寿基金会理事,如果那也算是官的话。”真的,和吴老师相识成为同事,到逐渐成为知己好友,中介就是潘天寿、周昌谷,这两位他最敬重的恩师。我既是两位书画大家的传记作者,又任潘天寿基金会秘书长多年,写过研究文字,编过他们不下20种书籍。吴永良大我7岁,平时亦师亦友,谈名家,谈中国画现状和发展,虽都是一介书生,身上仿佛有着沉重责任一般,想必也是身处中国美术学院之故。

        “人在世很短暂,但只要活一天,就要活出我们的价值。”吴老师这句话也是我的想法,所以合作总是很愉快。潘天寿先生作为民族文化自信的标杆,研究推进中有我们的汗水;“浙派人物画”开创元老之一的周昌谷先生更是一生跌宕坎坷,更需研究弘扬。在工作中,我们也同样体现了自身的价值。

        绘画乃心灵之艺术,需要纯真地传递。吴永良先生杰出的艺术成就和高尚的人品情操,为我心中一块仰之弥高的丰碑。

        吴永良自幼才艺出众,上海艺术师范(前行知艺术学校)美术科毕业,1957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中国画系(今中国美术学院)。上世纪50年代初,否定中国画的思潮曾导致传统的中断,此时,对这种民族虚无主义进行了批判。中央批准潘天寿复出担任院长,并按潘先生主张实行人物、山水、花鸟分科教学。老先生们重返课堂,加强对传统的传承,增加临摹写生,以及书法篆刻、古典诗文、题跋等传统文化教学。吴永良就是此时第一届学生,读的人物专业又是变化最大的专业,受周昌谷、方增先、李震坚等名师五年亲炙。

        在校二年级时,他的《乡村托儿所》、《油茶丰收》两件作品入选“当代中国造型展览”,出国展出,后为吉林博物馆收藏。毕业作品白描《鲁迅》,更被潘院长认为“以传统白描形式表现鲁迅,最切合鲁迅精神”“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结合,得真正中国画之神韵”,现藏于北京鲁迅博物馆。另一幅毕业创作《水乡集市》潘院长也称赞为创新范例,能将传统技法运用到现代人物画上,为中国美术馆收藏。

        优秀生本该留校,却被说成“只专不红”,走白专道路,改配外地(温州)工作。文革结束他才返校读研究生,并留校执教。作为“浙派人物画”的发源地,他被公认为是第二代的领军者,与吴山明、刘国辉共同载入现代人物画的史册。

        在教学方面,他把自己创作实践积累的意笔人物画用笔经验,进行技法归类和理论梳理,开创了意笔线描人物画教学法,为意笔人物画教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一生勤奋好学,著述颇丰。他教书育人,凡受过他教育的学生有口皆碑,人人称颂。

        吴永良是现代人物画的翘楚,他创作了众多优秀作品。除了鲁迅题材的人物画《于无声处听惊雷》、《鲁迅在故乡》,鲁迅小说的种种插图,还有美术界耳熟能详的巨作《华夏颂》、《西泠印社先贤图》,大量的名人肖像创作,如《园丁·宗师·巨匠——林风眠画像》、《芜园梦萦——吴昌硕画像》、《杏子坞老民——齐白石画像》等等。古代名人诗意画和充满童真雅趣的“牧童画”更是数量惊人。另有十年南洋生活的许多创新作品,巨幅横卷《感恩盛典》达7米长,2米多高,描绘南洋虔诚佛事的巨大场面,颇具精神性震撼力。

        他学养全面,文学、书法、绘画、史论皆精,尤擅水墨写意人物画和指头画,他继承潘天寿、周昌谷的指墨画,而把指墨人物画推向高峰,达到了一个无笔墨痕的高度。他又致力于诗书画印之融汇无间,既重笔墨、造型,更重意境的创造和精神的传达。他是一个追求纯真的艺术家,作品真情实感,传神得意,灵动简逸,格调高迈,特富诗意。他秉承深厚的传统文化优秀品格,作品是其精神的外化。

        中国画是人格的映射,潘天寿先生说过,“笔墨取于物,发于心;为物之象,心之迹。”所以吴永良的成功首先在于自律自强,全其人格,他的人品、格调,有潘老遗风,率真处世,为人真诚。他刚正不阿,敢言敢干,不斤斤于个人得失,与昌谷先生相仿。

        为了老师吴永良可以奉献自己的一切,在潘天寿和周昌谷纪念活动中,他永远是有求必应,这我最清楚不过了。年前他还满口答应,为中央电视台实地拍摄潘老如何表现雁荡山,他这个83岁的老学生来担任实地解说者,但是病魔抢先突然无情夺走了他的生命。

        周昌谷研究也是缺他不可,从2012年乐清周昌谷艺术馆开馆,到2019年浙江美术馆周昌谷作品大展,凡是我担任总策划,之所以有胆敢接,也是因为有吴老师会全力支持。但非常遗憾,去年10月“怀念英才——纪念周昌谷诞辰九十周年作品展”他还在给观众导览,开幕式还登上主席台代表弟子发言。11月竟一病不起。真不该让他太劳累!

        吴永良先生享年84岁,但他平时红光满面,精神抖擞,思维敏捷,动作灵活,随便怎么也想不到他会走得这么快!当然80开外也算是高寿,也许人间少了一位艺术大家,天上却多了一位艺术大师,他终于去会见潘天寿先生和昌谷先生了!吴永良先生一路走好!

        (作者为中国书画名家馆联会秘书长、潘天寿纪念馆原馆长)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Processed in 6.781(s)   65 queries
      update:
      memory 4.560(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