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到生时是熟时 水墨漫画现状的冷静观察

        作者:徐鹏飞 2020-09-22 07:16:55 来源:美术报

        何韦 鲁智深

        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漫画家、美术评论家何韦在王府井一画廊举办了几位漫画家的水墨漫画展。后来,方成把水墨漫画推向了一个高潮。今天,水墨漫画这种形式已逐步为观众接受并喜爱,已成为许多漫画作者追求的一种艺术形式。

        究竟如何给水墨漫画定位,一直是漫画界争论的话题。其实,从方成在“文革”后搞的一次画展中,我们可以窥见水墨漫画的发展过程。当时他画了整整一个夏天。为了增强展览效果,他在宣纸上把漫画放大,用传统毛笔勾勒,还向国画家请教如何上色等笔墨方面的问题。这批画里比如《神仙也有残缺》一幅,既有漫画的讽刺意味,又有文人画的闲逸情调,更是诗、书、画、印俱全的优秀作品。

        这种由漫画自然发展起来的水墨形式,才是今后良性发展的道路,也是水墨漫画形成的基础。如果没有漫画的基本元素在里边,只是空谈笔墨,即使是漫画家画出的水墨作品仍然不是水墨漫画。其中造型问题,这是漫画中最难的部分,包涵了所有漫画的美学要素,是漫画能否立得住的生命线。而一幅画一定要有思想性,需要有观点叙述、表达,而且要尽可能深刻,引起人的共鸣和思索。

        不要被大众审美绑架

        艺术创作是超前的,是限于少数人的,而创新的作品常常不为当下所看好。一个人的艺术作品是他本人的精神世界的反映,应该是独特的。如果没有清醒的认识,画家往往在不知不觉中被大众审美所绑架。而在这种“温水煮青蛙”似的环境中,画者的笔下不是自己精神世界的反映,而是大众的精神趣味的反映。我们会不断地重复自己,画自己最熟悉的造型、自己觉得舒服的线条和容易掌握的色彩、构图,以及最常用的题款,完全被公众化的审美取向左右——因为这样做就会被大众接受,博得赞赏。

        在自我陶醉中,画者会完全违背“画到生时是熟时”的艺术规律。实际上这种重复是在不断重复自己的缺点不足和固有的陋习。如许多漫画作者画的山水画,都是常见的公众认可的山石、树木、亭台、楼阁,千人一面。画中的人物普遍安排在山岩上,背手挺胸,仰首远望。画屈原如此,画李白如此,画苏东坡如此,将来画猪八戒肯定也会如此,完全是不知不觉的公式化,失去了自我,还乐此不疲。本来创作一幅作品是很艰难的事,从构思到绘制,往往要尝试多次。感觉笔墨如此不听使唤,总是达不到自己的想法。只有不断创新突破,才会实现自己的艺术追求。

        此外,画的题跋,可以让作品画龙点睛,它反映了作者的艺术修养、文化品质、格调高低,需要你深思熟虑去追求。在这种状态中创作的作品,才可能有独到的思考和创意;才能产生有别于以往的突破,水墨漫画创作才会不断进步。

        避免“不会走路就急于跑”

        漫画同仁之于水墨画,多是半路出家,技术上先天不足。在美院学习中国画的学生,第一年都是学画工笔画,打下造型基础,之后才接触写意画。我们的画者大多是中年人,思想、经历都很成熟,往往直接进入创作中,所以出现“不会走路就急于跑”的现象。虽然大家都在积极进取,不断出作品,但掩盖不了先天不足的弊病。这一弊病的主要表现是对中国画审美的欠缺:画面中从人物到景物,缺少艺术美;人物造型丑,夸张变形不得法,无来头;基本功的缺失导致不得不模仿别人的造型,所以许多作品的人物都有王孟奇、刘二刚、朱新建的作品影子,有的直接照搬,连思想内容都拿来为己所用,加之笔力不足,线条油滑、轻浮,墨色浑浊,作品显得粗制滥造。有的功夫浅薄,却追求潇洒,大笔一挥,不知所云,不同质感的物体全用焦墨勾勒,用水不当,石头画得像棉花团。淡墨绘远景,不知是山还是云。有的追求高雅,内容离不开琴、棋、书、画。以上种种现象,令造型结构的技法不足暴露无遗。

        听说有人天天都在作画,每天能画十几幅斗方。我听了不敢对行内人讲这个信息,怕给漫画人抹黑,被人耻笑。我总想,你十分钟画出的作品,看的人可能十分钟后就不会有印象了。我本人不是个很笨的人,创作一幅画要从搜集素材开始,经过构思,再把主题提炼成题跋,然后进行绘制。每次都经过反复和失败的经历,甚至半途而废,最终能够创作出自己满意的作品,我就觉得很不容易了。

        一位成功的企业家——苹果公司副总裁说过一句名言:“你做的事情如果每次都很容易,那你无疑在浪费时间。”我想这句话用在绘画上是最恰当的。

        创作不是胡闹,是有底线的

        钟馗的传说,是千百年来人们心中抑恶扬善的理想人物,是历代画家都喜爱的绘画主题。尤其是漫画家,更钟情于钟馗的凛然正气,以其入画,希望起到针砭时弊的作用。可惜的是,漫坛上的钟馗被有些人画得太滥了,从内容到形式越发庸俗化。君不见,随便几笔,画个人形,长个大胡子,挎一把宝剑就是钟馗。造型丑陋而猥琐,有的像地痞流氓;内容不知所云,无创意,无自己的语言和思想,题个《避邪图》就算完成任务。对于正面人物,创作者应该是严肃认真的。我们所树立的正面人物是民族精神的化身,是真、善、美的代言人,如愚公、钟馗,不能拿他们随意开涮。有人画愚公在山前躺倒不干了;画钟馗亲近女色、收受贿赂。这种无原则的恶搞是无聊而格调低下的,是对正气的侮辱,是作画者无文化、无原则、无是非的体现,尤其对作者来说,是信念的倒退。

        最后,还要强调基本功训练,要常画速写,弥补基本功的不足。夸张、变形是有来由的,就像草书来源于楷、隶一样,否则就是无源之水,只能自欺欺人,终究会遭淘汰的。

        幽默感、趣味性和哲理性是灵魂

        水墨漫画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已渐显雏形,介入的漫画家逐渐增多,这是新时期大漫画概念下的必然,加之其能进入市场,所以受行内外的人青睐。水墨漫画得以发展,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我们可以看到漫画特征较强的作品,形式上既有笔墨情趣,内容也和现实社会联系得很紧密,不失幽默风趣。这些作品有别于传统漫画,也与中国水墨画不同,可以说,为水墨漫画诠释了定义,但是这样的作品还是太少了,因为过于注重市场性,很多作品还是从传统中国画内容入手,以儒、释、道传统内容为主题,以吉祥平安为主调,远离了生活中的矛盾,远离了大家关注的现实问题,作品多共性而少个性。这种现象虽无可厚非,但久而久之,水墨漫画同传统中国画就区别不大了。

        为了使水墨漫画真正在艺术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并健康发展下去,我想提出几点看法:首先内容必须同社会生活贴近,要有自己的观点,应具有评论性、批判性。其次一定要有幽默感、趣味性和哲理性,要耐人寻味,这是它的灵魂。最后造型既要夸张又要符合艺术美的规律。无论作者造型如何天马行空,还是要以视觉美为根本。如果在创作中有个目标追求,内容就不会枯竭,就会在艺术领域渐显自己的个性和魅力。

        (作者系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术委员会名誉主任)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Processed in 0.117(s)   65 queries
      update:
      memory 4.528(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