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有灵”唐寅油画展

          (1/10)“万物有灵”唐寅油画展

          (2/10)唐寅作品《金山岭明长城》

          (3/10)唐寅作品《红日》

          (4/10)唐寅作品《牡丹图》

          (5/10)唐寅作品《夏日荷塘》

          (6/10)唐寅作品《雪域》

          (7/10)《赴宴》 唐寅 30x24cm 2011年 油画

          (8/10)《满园鸡冠》 唐寅 177x100cm 2015年 油画

          (9/10)《曙光》 唐寅 150x150cm 2016年 油画

          (10/10)《枝头-The-branches》 唐寅 30x24cm 2011年 油画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展览名称:“万物有灵”唐寅油画展
          展览时间:2017/06/03~2017/06/18
          展览地点:[山东]-青岛市崂山区东海东路88号银座领海公馆1F-(朗艺美术馆)
          主办单位:朗艺美术馆
          参展艺术家:唐寅

        开幕时间:2017-06-03 10:00

        策 展 人:唐斌

        学术主持:诸迪

        支持机构/Support:山东省福瑞嘉投资有限公司 墨非墨当代艺术馆 华协国际珍品货运服务有限公司 雅德利华(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上海马利实业画材有限公司 艺联国际 浙江画院

        西方的风景画自十五世纪发展为独立画科以来,成为许多艺术家一生钟爱并为之研寻、创造的绘画题材,在世界艺术史中,以其独有的作品意境和多样的语言表达绽放华彩。唐寅先生近几年的油画创作亦钟情于风景绘画。在他的笔下,写自然万物、四时交替,以景入境、方寸有灵。

        唐寅是一位勤奋、智慧的画家,更是一位有灵气和才情的画者。他近几年的创作成果颇丰,从“致境”、“光景常新”、“春暖花开”、“心源化境”和“真际”等展览的举办和作品创作可以看出,他的油画风景画在具有自然真实属性的同时,突破对景写生的西画藩篱,更多的是针对自然的有意识剪裁,呈现了中国式的取景造境和意象精神。画自然平凡之景是画家的一种境界,它真实地反映了唐寅对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汲取,恰如宋画中的“小景山水”正是诸多文人墨客追求自由精神和诗意想象的彰显而流芳后世。看唐寅不同时期的作品,我们不难发现对自然生态的观察与表达是他画面里始终延续着的情愫。画家在对自然的凝想、体悟中,把真切的视觉感受和心灵气息全部物化为艺术的形象,在西方油画的科学人文精神与中国绘画的哲学自然理念之间研习出入,作品中蕴涵着画家特质的美感价值和笔墨意趣。

        唐寅的风景绘画以四季、景色和莲荷系列尤为代表。四季系列的创作是他对自然界中万物生长,四季变幻的观察、感悟和写照,传递着自然界厚载于我们的恒更不变的能量和美。无论微风拂面、盎然怡人的春,还是丰硕盈实、萧瑟静寂的秋。它不是现场记录,不是自然临写,而是在张弛有序、自由自律的氛围中捕捉最能承载自我情感的物象,在审视与被审视的过程中展现那瑰丽而不美艳、洒脱而不浅显、静谧而不静止的审美意蕴和视觉效果。

        景色系列作品在唐寅的笔下是一种“有距离”的风景,他的风景画中鲜有人物出现,但却会让观者有一种人在画外,意在其中的情境。对历史的关注,是景色系列作品创作的缘由之一。面对东西方文化的遗址遗迹和天地间浑然天成的瑰丽景色,唐寅表达更多的是“以我为主”的东方式的文化思考和文化立场。他用画笔记录下刹那间的灵感激情,由“写景”进而“造境”,在由物像到绘景的语言转换中,更加趋于纯粹和静穆。唐寅擅长画水,水在唐寅的笔下是一种生命的指征,是记忆的永存,是艺术理念的价值所在。

        莲荷系列是唐寅风景绘画中对东方写意精神的思考和创造。唐寅笔下的写意性,并不是片面模仿中国画的笔情墨趣,而是以油画语言为基础,强调了情感的流露、自由的率真和笔性的书写,即在自由挥洒的过程中激荡出情感的力量和油画的色彩魅力。他的数幅《睡莲》、《荷花》作品和组画,正是艺术家对同一物象的反复观察感悟中,完成对物象的审视读解,从而生成多重的内心视像。在这其中,我们既能感受到唐寅对印象主义在光与色的分析和把握上的渊源和解析,同时又看到中国文人精神的传统和对古典审美观念的倾向和创新。

        四季、景色和莲荷系列作品所传达的是唐寅作品中的核心意象,是对自然和前人的致意,是立意于东方写意精神的中西融合。在自然万物勃勃生机的表象下,唐寅的风景绘画带给我们的是一种久违的“静”态。静,是一种态度,是一种境界。守静,应是守志向、守初心。我想苏轼所说的“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恰如唐寅作品中的语境和画意,也是艺术家精神回归的价值体现。

        策展人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 唐斌

        评论节选

        四季

        我个人比较喜欢唐寅笔下的花卉系列,特别是玉兰,洒脱流畅而又不失法度的笔触总使我想到中国的书法,朦胧的色调营造出的空气感使画面平添了一种灵动、流淌的情境,中国式的书写使物象脱离了具体的真实而更接近了心灵,这种“抽象”的意味扩大了想象和体验的空间,直接感染着观者的情感, 较之西方印象派绘画多了一分中国式的气韵和生动,也体现出作者的人文素养和情怀,这种中国式的书卷气在当下也并不多见了。

        ——诸迪 中国文化部艺术司司长

        唐寅,一个好熟悉的名字,都因为明代那个书画兼擅的风流才子吧!但是此唐寅非彼唐寅,却都醉心绘事,以画扬名立世。唐寅擅长油画,以博士学衔毕业于强手如云的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并留校任教。

        唐寅擅长画花,这里既有像牡丹、芍药、月季、玫瑰、玉兰等富贵、浪漫、娇艳的题材,还涉猎了前人很少致力的对象如鸡冠花、迎春花等。鸡冠花,平凡但热烈,就像是普通百姓的情感生活,唐寅以此为题反映的仍是艺术家对平凡生活和朴素情感的认同体察,并借助这样的画面去礼赞生活、关怀人生。唐寅很喜欢描写像迎春花、梨花、桃花这样的木本花卉,他不仅仅将在春日中盛开绽放的气氛烘托到了极致,更将这些花朵在自然环境之中的“野生”状态表达出来,彰显的还是热烈的情绪、自由的格调。

        ——赵力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AMRC 艺术市场分析研究中心主任 CCAD 中国现当代美术文献研究基金执行长

        唐寅画的花,无论整株的玉兰还是几枝芍药,是有些许人文的意蕴含在其中的。总的印象是这些花朵的雅致是有厚重感的,沉甸甸的,非常男性化,少有“婉约”,应属于是“豪放”的路子,甚至有山东人的大气。有收有放,大开大合,“一花一世界”,在唐寅这里并非是某种幽幽的伤情而是火热的祈愿。尤其是那些“红得发紫”的鸡冠花,用一句歌词形容恐怕是最恰当的,那是“怒放的生命”。

        ——吴洪亮 北京画院副院长 美术馆馆长 齐白石纪念馆馆长

        我喜欢唐寅的花卉风景画,因为这类作品有着音乐的摇曳感,就像“如歌的行板”,清新自然、烂漫天真而又矜持饱满。音乐的那种梦幻感使他的运笔行云流水、自由松闲,充满情绪化的色彩展示出一个完满的情绪化的情感世界。唐寅绘画语言体系中最大的特点就是画面的生气、形的张力与色彩的明快。尤其是画面上那种富于穿透力的响亮色彩,构筑了一个充满浪漫意味的音乐的世界,有红色的热情、活泼,橙色的温暖、华丽,黄色的明朗、快活,绿色的平静、安逸,蓝色的沉静、理智,紫色的优雅、高贵与虚幻。这就是才华。才华是一种酒,饮了它一切体验都成了笔下诗的花卉,成就了作品音乐的优美旋律与节奏。

        ——罗一平 广东美术馆馆长 广东中山大学教授

        唐寅笔下的花景作品,画面色彩饱满轻盈,经营位置张弛有序,他敏锐地捕捉着时令更迭的冷暖阴晴和空气中花木泥土的自然气息。在他的作品中,红墙灰瓦、飞檐拱门巧妙地与花木藤蔓交相辉映,而蓝天沃土、老木花开又是直观强烈的诉求表达,这是自然界生机盎然的生命体与我们画者观者的对话交谈。唐寅的作品朴素明朗、隽永清新。在对已知自然的平凡之景的绘写中,亦流露出自我对未知自然的理想追寻与寄怀。

        ——唐斌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 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硕士生导师 艺术史博士

        景色

        唐寅的油画大气磅礴、凝重质朴。由黄河瀑布到青岛海滨,由威尼斯之夜到诺曼底象鼻山,由玉兰、牡丹之春到碧蓝云天黄磷甲的千古银杏,乃至身边桃李瓜果的咫尺之间,其意境之广大,气势之饱满,銕铁烟云,跃然布上,展现宇宙之大,万物之盛。

        他重视外光色彩的意境,重视生活感受,着意于由生活感受所引发的情感的抒发,与丰富多彩的情感色彩和笔墨语言。写生是油画的灵魂,艺术的再现与表现是在写生和由生活感受所引发的情感抒发中创造完成的。

        ——靳之林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在16、17世纪风景画和静物画先后成为独立画科之后,从荷兰小画派,到弗里德里希、康斯太勃尔、透纳,再到印象派、巡回展览画派,风景画和静物画道路上曾出现过诸多可供参考的范式,究竟是弗里德里希的心象风景,还是康斯太勃尔的自然主义?唐寅没有屈从于其中的任何一种形式,而是与客观物象之间保持一种微妙的审视与被审视的关系,有时近若繁花,有时又隔着海角般遥远的距离。在萨特眼中,正是人类才创造了距离,在人类之外,距离则毫无意义。这种有距离的风景是唐寅的主动选择,而这种选择无疑又是出于艺术家在个人与社会之间制造主观距离的内心诉求。在后工业社会中人们早已忽视甚至忘却了作品中这些不起眼的角落,精神更多地迷失在过于丰盛的消费景观之中。唐寅选择这种纯粹的风景的同时,实际也选择了一种精神的回归,与当下的现实世界拉开了距离。

        ——易英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唐寅几尽笔墨,描绘这个世界的美好。他画的景色,无论是蓝天白云、金光夕照,还是阴雨连绵、夜半灯火;无论是白雪皑皑的高山草地,还是惊涛拍岸的辽阔大海,都渗透着一种心与自然交织和不由自主的关切。他画的莲荷,无论是三四月里的小荷尖尖、杨柳春色,还是六七月间的碧水红花、金玉满塘,总有生机勃勃,绝无残荷萧瑟。他画的四季,以花叶为媒,无论是桃花春色、玉兰满天,还是牡丹遍地、血色鸡冠,都不断地传递着生命喷薄而出的朝气与绵延不绝的旺盛。

        许多人从唐寅的画中读到了心灵与自然的融合、读到了中国书写精神与西方绘画造型的交织,读到了色彩的明快鲜艳与笔法的随意挥洒……。我读着唐寅的画,却想起海子的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余丁 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院长 博士生导师

        唐寅通过联想的方式穿越时空的制约,在历史和现实之间搭建起了诗意化的联系。对历史的关注,或许已经成为了唐寅的下一个目标,艺术家不断云游四方,徜徉于东西方文化的遗址遗迹之中,以画笔去记录下刹那间的灵感激情。譬如,唐寅在意大利威尼斯的写生之作就是如此,面对的是西方的景物,表达方式更多的是“以我为主”的东方式的文化思考和文化立场。这就是唐寅自己的艺术渴望,并在一点一滴地体味之中最终凝结成了自己的绘画语言和表达形式。

        ——赵力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AMRC 艺术市场分析研究中心主任 CCAD 中国现当代美术文献研究基金执行长

        唐寅的风景画创作,是用一种对话的方式展开的,是自然与人的对话。通过对自然界中万物生长, 四季变幻的观察、感悟和写照,传递着自然界厚载于我们的恒更不变的能量和美。画家在西方油画造型语言的空间、光影和色彩等微妙关系中游弋研习,同时又浸染中国传统文人气质和人文情趣,恰如诗中所云:“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

        唐寅擅长画水,在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惊涛拍岸、浪花飞舞的水面下,大海深处恒之已久的那份平静与悠然。我们可以倾听到风平浪静、静水深流的表象下,云层远处即将到来的骤变与不安。水在唐寅的笔下是一种生命的指征,是记忆的永存,是艺术理念的价值所在。

        ——唐斌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 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硕士生导师 艺术史博士

        莲荷

        从表面上来看,唐寅的作品总是和法国印象派有着某种的合拍,譬如他擅长于画荷塘,擅长于用颜色,表达了对油画语言的纯熟技巧,但是在更深的层面上,唐寅却在探索属于中国人的油画气质,在浓烈中见淡雅,在实景中见飘逸。

        唐寅画莲,在钟情睡莲盛开之时婀娜多姿的同时,也更着眼于从学习莫奈出发而归于东方的写意精神。事实上立意于东方写意精神的中西融合才是唐寅艺术创作的终极目的。

        唐寅笔下的写意性,并不是片面模仿中国画的笔情墨趣,而是以油画语言为基础,强调了情感的流露、自由的率真和笔性的书写,即在自由挥洒的过程中激荡出情感的力量,强化的绘画的本身魅力和灵感的灵活随机。

        ——赵力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AMRC艺术市场分析研究中心主任 CCAD中国现当代美术文献研究基金执行长

        唐寅的“油彩笔墨”成为他作品形式感的重要组成部分, 是其艺术风格的标签。当我看到两幅宽近 6 米的荷塘时,我感到唐寅已经开始“造境”了,而且迈入了他创作的新境界。唐寅的这两幅睡莲一曰:《问蝉》,一曰:《莲说》,可视为一位东方的年轻艺术家对莫奈的致敬。 将这两幅作品的名字连起来是一问一答,无所谓空间与时间,借物传意,述说的是唐寅的一份心境。

        ——吴洪亮 北京画院副院长 美术馆馆长 齐白石纪念馆馆长

        唐寅的油画一直在以他内心对自然及事物的感悟与感受,静静的融化着观者、缓缓的带着我们走进他的艺术世界。他将自我内心激荡的创作情感与对自然万物的感悟,自在的用笔触轻儒的落在画布上。他的画源于心、源于自然、源于对传统的悟,他的画融化着自己也溶化着每一个驻足的观者。

        特别是他的睡莲,以个人游学教化的审美之境追寻前人的领悟与当下的现实共存共生的平衡。这种平衡之境,在他或强烈、或怡然的笔下碰撞着交融着,仿佛让我们听着一个西方媒介平仄平仄的讲述中国老庄的天地之道与生死之美。唐寅的油画以“无不忘也、无不有也”之情写意于境。

        ——颜为昕 深圳关山月美术馆副馆长

        唐寅的数幅《睡莲》作品和组画,更是他专注同一物象的描绘,敏感地捕捉光的微妙变化在物象上的不同显现。他在对同一图式的反复试验过程中,完成对物象的审视,从而生成内心的视像。在这其中,我们既能感受到唐寅对印象主义在光与色的分析和把握上的渊源和理解,同时清新柔美的画面境界,又是他对古典的审美观念的倾向和创新。

        面对这些画作,静静地倾听风拂过水面带起倒影的波动,让我不由得想到印象派音乐大师德彪西的名作《水中倒影》。一系列美妙的滑音和弦正如一阵柔和的微风,使水面泛起粼粼银光。缓慢的旋律在变幻的和声衬托下,纤细得刻划出水中倒影清晰的轮廓。

        ——唐斌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 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硕士生导师 艺术史博士


          :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油画家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油画家网]的价值判断。
      Processed in 0.152(s)   69 queries

      memory 4.74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