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性灵— 徐小东作品展

          (1/10)自然.性灵— 徐小东作品展

          (2/10)明媚之晨 200cmx70cm 2017年

          (3/10)黄河边上的城 400cm x 140cm 2010年

          (4/10)一条路 200cm x 70cm 2015年

          (5/10)天阶 200cm x 70cm 2015年

          (6/10)祁连山的晨曦 900cm x 60cm 2016年

          (7/10)春润江南 211cmx120cm 2017年

          (8/10)一棵树 700cm x 70cm 2015年

          (9/10)长城站上瑰丽的清晨 235cm x 58cm 2011年

          (10/10)隆多神山 311cm x 200cm 2017年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展览名称:自然.性灵— 徐小东作品展
          展览时间:2018/01/10~2018/01/21
          展览地点:[北京]-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一号-(中国美术馆)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
          参展艺术家:徐小东

        自序

        生于北京,问学东西,情热绘画,至今不渝。奉道法自然为根本,尊器崇理为原则。画面欲求道器合一,身心向往,颠之倒之。惟愿真际存于笔墨毫巅,却又不失规矩方圆,画面终其所指,穷尽真像而性灵显现。知我罪我,观者是尚。


        自然-如其所示的存在

        对自然的赞美用什么形式最好呢?绘画音乐诗歌还是摄影?画框内的画面与和谐的音符,还有辞句优美的文字,这些形式无论多么完美,也只是自然整体中的某一个局部表达,并不能体现出在完整的自然空间种生命的具体感受。当你处在自然状态中,身边的溪流缓缓流动,林中的鸟语细细靡靡,天上的白云舞动仪姿,地上的香草醺醺浸润,阳光触摸着大地的寸寸肌肤。

        你在一个整体的和谐之中,头脑停止思考,理智不需判断,只留下眼睛去抚摸,只留下心灵去感知,目力所及心之所受皆是自然的恩赐。这些是我们生命中真正的滋养,自然呈现在我们感知觉上的真实,才是我们真正需要面对的表达的对象本身,如果理性与知性不在这一层面展开,我们的知识终将使我们作茧自缚。回到我们感知对象本身才是我们知识的最终目的。在自然中时时刻刻呈现着这样的告诫,只是知识蒙蔽了我们感知的双目,肢解了生命的完整意义。

        直觉是逻辑末梢的神灵,只有通过自然启迪下的直觉,才能穿过逻辑与秩序的围栏,体验到造化的真意。

        徐小东


        自然界定的真实

        面对自然,不同的阐述与表现,就形成了多样的艺术风格。自然超越时空以其始终如一的方式在影响着人和人类社会,东西方对自然有着不同角度的阐述。因而也就形成了风格不同的艺术形式。但就自然本身而言,自然的影响并不分东西也不分远近。人的经验只是在自身愿意接近自然的时候产生了对自然的理解和认识,但这并不等同于自然本身。自然并不会因为人的意志而改变其始终如一的使命,相反人类在改变自然的同时,也遭受到了自然极大的惩罚。那么,人与自然的关系将如何定位,这不仅仅是一个艺术家思考的问题,更是一个人类社会所要思考的问题。

        作为一个艺术家,这是个必须要回答的问题,历史上的伟大艺术家们,他们之所以伟大,就是他们用自己的身体力行回答了这样的问题,在这一点上东方与西方皆是如此。自然就如同一座高峰,东方艺术家从山峰的东面向上攀登,西方艺术家从山峰的西面向上攀登,不同的历史时间看到的风景各不相同,等登上峰顶时才发现我们登的是同一座高峰,当看到同样的风景时我们才理解殊途同归的意义,也才理解自然在无时无刻地影响着我们,我们所理解和掌握的知识仅仅是自然的一个局部。

        自然与现实的两个方面,决定了人的艺术表现空间,人是以个体的生命存在于自然与现实之间,自然又制约着人和由人构成的现实,人的个体生命的独特性与现实的普遍性和自然的永恒性构成了艺术作品的生命力,这也就是自然界定的真实的意义。

        现实的自然提供了更确切的内涵。现实阐述了更明确的意义。而自然界却有更为广泛的定义。现实的风景,是风景绘画中最重要的核心。社会现实的形态构成对应这样现实的文化景观。只有真实地再现这个社会景观才能显现这个真实背后的文化架构,这也就决定了我风景画上的面貌。我为什么画现在这样的风景?这样的风景样式不同于传统的风景绘画,即有内涵的差异又有形式的不同,这与传统风景画的概念是有所区别的,传统风景画的概念是以印象派为代表的风景画,注重光与色的描绘,也借用风景画传递出对自然诗情画意的感受。而这些方面在我的风景画中并不鲜明。因此,我的风景画所指向的内涵就需要一个明确的界定,现实是我风景画创作的出发点。围绕现实的观点阐述风景画的内涵,通过对现实的真实揭示,阐释人与自然的现实状态,这种现实状态中既包含了自然的优美,也描述了人在自然面前的困境,这指向的是生命只有在自然的关照下才有其价值与意义,这就是我画风景中试图表达的主旨,即通过风景画来阐述自己艺术的观点和对生命价值的判断。我选择这样的风景并不是因为视觉的美好和再现现实中的真实,而是在现实的风景中寻找真实的生命价值与现实的生存意义。

        我用自己真实的目光锁定现实中的价值。回避现实与批判现实各有不同的阐述方式。而我力图做到直面现实,现实中的美与现实中的丑皆不回避,用自然所呈现的真实来定位现实的意义。这样定义的现实就包含了自身艺术观点与审美标准。中国现实本身必然会对西方传统的油画的审美趣味构成改变。这种改变就发生在我们天天生活的现实中。我力图真实再现这样的现实来揭示这样的改变,而这样的改变与中国人的生存观念息息相关。无奈又必须直接面对的,我们即回不到西方经典所营造的氛围中,我们也回不到中国文化传统的余脉中,唯一可以回到的是当下现实的存在。在风景画中真实再现现实的意义就是诉说生命存在的真切感。这既不是经典所塑造的理想,也不是时尚所圈定的浪漫,而是在现实中感到真实生命形态的体验,这种形式的好与不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一个人面对现实时都有各自不同的生命体验,而艺术家回答这种体验就是艺术地再现与创造,这种艺术再现的结果等同于生命体验的结果。这种体验的结果有别于吸收传统经典的再现,也有别于标新立异的重现。这是直接从自然中感受现实的真切与生命的具体。传统经典无法对应当下现实的生存体验。时尚前卫更无法确认当下现实中的生存价值与意义。真实再现现实中的生命形态却具有了一种生存价值的确认感,这等同于用生命形式的体验,确立的了艺术形式的构成。

        我对西方艺术的传统与经典满怀敬意,心向往之、不断研习,自文艺复兴以来西方艺术以其巨大的影响力左右着我们的判断力,我曾经混淆了历史中的经典与现实中的真实在艺术上的判断。以致于以西方艺术中传统的经典等同于或代替与于现实的价值。现实并不完美,但现实足够真实,是生存在不完美的现实中还是沉溺于足够完美的虚幻中,不同的选择就带来的不同的艺术形式。艺术应该是生存经验的反馈与生存价值的提升,在这一点上艺术才有反映现实的价值与意义。艺术反映现实就是为了人的价值得以确认,同时也是为了人的精神得以升华,以这样的方式阐述艺术,艺术的当代性也就共融其间。因此,风景画的意义并不是所谓风景的内涵,而是借助风景画的形式,来阐述当代社会中人与自然环境的矛盾逐渐尖锐的这一现实。人类为了自身的发展,改变了自然之所以为自然的架构,人类摒弃了自然的宿命,以自以为是的理性框架搭建起人类得以生存的现实,这彻底改变了人与自然的关系。这些风景绘画既包括在自然中顺其自然的现实,也包括在自然中人借助理性所搭建的现实,自然承载着现实的界定,人类一路高歌猛进的理性传统把这样一个被肢解的自然推到我们当下人类的面前。

        某种程度,用西方的艺术概念面对中国的生存经验时缺少对应的渠道,我们试图用每天在现实中切实感受到的一种生存模式来阐述艺术的价值。当艺术对应于生命本体,艺术也就超越了概念的围栏,而西方艺术所造就的经典存在于历史的进程中,它影响着我们的审美之维,却难以进入我们的生命本体。阐述中国当下现实的渊源与脉络,非我所能,而我身处当代,渴望用我的所思所想所绘构建起一个当代人对这个时代的艺术判断,当我们以这样的目光审视现实时,就是一个当代的艺术家。根本要害并不在于你用古典的形式还是用现代的手法,一切取决于你思考问题的方向。

        风景画在中国当代的绘画传统中并不是直接进入现实的手段,她仅是一种抒情的方式和训练色彩能力的手法。判断风景的标准也仅从形式的优美和色彩的和谐来衡量,这些都是印象派传接下来的判断方式。传统的风景画表现形式多为水彩水粉和油画,这些都是有几百年绘画传统的工具。这些工具的艺术表现形式已经在几百年的过程中被重多艺术家们以不同的方式充分展示过。人类进入工业化社会后,工厂制作出艺术家们需要的各种材料各种颜色。由于材料选择的方便,油画就成为架上绘画的主要工具。人类进入信息时代后,艺术风格更加多样,表现方式更加丰富。技术的进步带来艺术表现形式的转变。每一个时代都有对应那个时代的艺术表现形式。技术不但改变了绘画方式也改变着人们的审美趣味,在这一点上没有永恒不变的审美模式,时代的气质决定了审美的角度,唐代丰腴的妇人在今天的审美趣味下就显得有一点另类,十九世纪的学院美术主导那个时期的美术的主流方向,而今天却认为那个时期的绘画僵化教条和概念了,审美不是孤立地欣赏,而是生命转化为艺术的表现形式所展示出的创造力与活力。这样的艺术才具有了审美的价值与意义。

        面对自然,面对当代,面对生命。对这三个命题的回答就是我的绘画所要探寻的源泉。当代与生命在自然面前只是与我有关系的瞬间。我生存在当代,而当代与我共融于自然之间。我是一个生命个体,而当代就是无数个生命个体的共同组合,而自然掌握着他们的命运。因此,人类在历史中,无论创造了多么巨大的丰功伟业在自然面前我们要摆正自身的定位与价值。艺术应该在自然的启迪下创造新的价值,人类的理性不能表象为人类脱离了自然的束缚与掌控的狂妄与臆断。人类在自然中取得的经验与知识代替了自然本真的约束,使我们参照自己的经验与概念就能创造艺术作品。然而当我们满足于用这种枯竭的经验或知识的概念代替自然的感受时,艺术的花朵也必然凋敝。我们生存在当代中,也生存在人的知识结构的概念中——却不能因此失去对此种处境的警惕与反思。这种知识结构所形成的概念,既是人类伟大的成就,又是人类妄图逃避自然惩罚的铠甲,设若自然的和谐因此遭到破坏,自然最终要惩罚的不是某一个人,而是整个人类。

        人类的一部历史也可称为面向自然学习的历史。绘画印证了这一部历史的每一个足迹。回顾这样的足迹,每个时代的大师都给我们留下了精美的艺术杰作。这些作品无疑对我们有很多启迪和帮助。但仅仅只有这些作品不能完全帮我们还原在当下体验自然的价值。我们的视觉经验是当下建立的,带有这个时代的独特性与这个时代特有的环境因素。这些恰恰才是我们艺术创造的养分与源泉。技术形态可以从经典与传统中学习,艺术感受却只有立足当代立足生命的现实才能发现力源,离开现实感受的技术形态如同离开土壤的花朵一样。当代的视觉经验告诉我们这个时代的独特性。互联网消减了人的地理概念,沟通了不同的地域间人与人的联系。高科技已经把人类的目光带到了遥远的外太空,当代的现实不同于近代的现实更不同于古代的现实,这种不同来源于时代给予人的视野的不同。现实是艺术最鲜艳的花朵。现实不仅是一个时间概念也是一个空间概念,更是一个心理概念。亚里士多德曾指出:“任何一种空间关系都是相对存在的,在美学中,对于空间关系的直觉,最大程度地取决于形式和色彩在观者心理上所造成的直观感应。它所赋于的是一种理念和情感的物质手段。”这个理念在西方从未改变过,改变的只是不同时代的观者应用可以代表那个时代的工具,创造出不同形式的艺术品。

        我们学习油画是生存在两种文化的夹击之间,油画是西方文化体系中的一部分,而我们中国人也有非常伟大而漫长的文化传统。我们自身的定位是直奔西方经典,还是回归自身文化传统。这两方面对我们虽然都有重要的影响,但是否就是我们艺术的最终归宿?我们的生命存在于当下的现实中,艺术如果离开的生命体验,就只能成为风格的标签与概念的注解。任何一种文化都是在真实的生命中得以展开得以延续,我们既不可能回归西方的传统,我们也不可能回归中国的传统,我们只能借助这两方面的艺术营养,在当下现实中实现自己的艺术理想,重要的是艺术与这个时代中的生命气息相关,尽管现实不完美,尽管现实中充满了矛盾,但是,这是每一个生命个体栖居的家园。我们的精神无论逃避到何方,现实总会把我们的躯体拉回到真实的当下,因此,与其精神上逃避现实,不如在现实中体验生命的真意。

        自然界定的真实,这个真实即包括现实的关注也包括生命的体验。这些都要尊重自然的法则。真实是被当代的现实与真切的生命锁定的,离开这两个方面真实将是不全面的。真实即不是理想主义的概念,也不是自然主义的标签,真实是现实中存在的生命意义的阐述形态。随着人类认识自然的不断深入,现实在不断的改变,艺术形式也随着现实的改变而改变,不会改变的是生生不息的自然生命力本身,艺术只有借助在自然中的学习,才可能创造出有生命力的艺术作品。

        徐小东

          :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油画家网]的立场,也不代表[油画家网]的价值判断。
      Processed in 0.319(s)   69 queries

      memory 7.49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