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苗子、卢沉、周韶华、杨力舟谈叶浅予

        作者:admin2020-08-01 08:07:37 来源:网络

          (1/5)叶浅予 《家》——钱梅芬 纸本炭笔24cm×17.5cm 1956年 2012年入藏

          (2/5)叶浅予 戏剧人物 纸本铅笔12.5cm×16cm 约1960年 2012年入藏

          (3/5)叶浅予 《玉堂春》——起解 纸本铅笔18cm×24cm 约20世纪60年代 2012 年入藏

          (4/5)叶浅予 《茶馆》——秦仲义 纸本铅笔20cm×15cm 1979年 2012年入藏

          (5/5)叶浅予 《茶馆》——小丁宝 纸本铅笔20.5cm×15cm 1979年 2012年入藏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黄苗子:叶浅予的国画革新

        叶浅予的用色,主要是为了显出墨的光彩,色的作用只是用来烘托墨。这本来是明代的徐青藤、陈白阳,清代的扬州八怪以至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等花鸟画家的传统方法,叶浅予只不过是第一个把这种风格运用到人物画的创作中去罢了。叶浅予的用墨十分讲究,这也是他近20年来从齐白石、黄宾虹等花鸟、山水画的方法,借鉴到人物画中来的技法。叶浅予对于传统技法不是盲目继承,而是有选择、有目的地去借鉴的,是“古为今用”的。

        上世纪50年代以后,山水花鸟画有很多杰出的作家,他们有崭新的面貌和鲜明的时代精神。人物画方面,从徐悲鸿开始,就尝试着以中国传统的技法和工具,表现现代人物和现代生活。叶浅予是进行这种尝试的老画家之一,他的舞蹈作品是被公认为成功的。正如张仃在1963年读了叶浅予的人物画后写的,叶浅予的各种尝试,“在当时,对于国画的推陈出新,有它的重要意义。”这就是叶浅予在我国国画革新方面的贡献。

        (选摘自黄苗子所作《裁得彩练当空舞——我所了解的叶浅予》)



        卢沉:叶浅予的舞台速写

        画舞台速写,特别是捕捉瞬息多变的舞蹈动态,这需要特殊的本领。能画好舞台速写的可以说是寥寥无几。正是在这一高难度的领域,充分显示了叶老高超的速写才能和深厚的艺术功力。叶老的舞蹈速写有两种,绝大部分是在看戏看舞时当场画的铅笔速写,用笔快速、果断、一气呵成、形神兼备。我觉得捕捉动态的速写尤其精彩。叶老善于抓住最好看的瞬间动作,寥寥数笔,笔略而意周,许多生动的舞蹈速写如《天鹅湖》《快乐的罗嗦》等,富有动态的美妙神态,令人过目难忘。这类速写最能体现叶老独特的艺术造诣。还有一些用毛笔画的舞台形象,如收编在《舞台人物》速写集里的《天鹅湖》《刘三姐》《周信芳》和《盖叫天》等,形象和画面都比较完整,有的近于绣像,如茶馆人物,这大都是为了当时报刊刊用的需要,根据铅笔速写加工整理的。这与现场速写自有不同的品味。除了仍保持速写的生动性,线条里还增加了毛笔勾勒的书法趣味。这已不是通常概念的“速写”,有较多的艺术加工成分,也可以说是速写式的创作。

        (选摘自卢沉所作《叶浅予的速写艺术》)



        周韶华:叶浅予的“情态结构”

        叶先生对“情态结构”的创造,完全是心灵韵律的需要,是以抽象的运动线条为骨架的空间构造。它是以人的风采、气度、情愫、神韵为艺术表现中心的,是以形体的节奏美和运动结构美为基本特征的。因此,首先进入角色的是画家本人。……他完全进入了角色,有时几乎使你难于分辨出谁是画中人,谁是作画人。与其说那是画中人,不如说这是叶老在与画中人同欢乐共歌舞,情与画浑融一体了。

        这位老人有一颗纯真的童心和直吐胸臆的天性,从不以老子天下第一自居,感觉不到他是封建社会的过来人。古稀之后,不耕砚田无乐事,情之所钟,笔墨洋洋洒洒,这些等等,不仅溢于言表,成为他为人的风格,而且也深藏在他的“情态结构”底蕴中。“情态结构”已经化为他心中的一束光,总在为整体运动结构而召唤,无时不在用情态节奏统率笔墨色彩,因为他心中没有什么掩饰,用不着雕凿,有真货就不必卖假药,绝对不以媚颜去讨好于人,情真意诚,美就在其中。他就是这样在把握自己。

        (选摘自周韶华所作《叶浅予艺术特征概论》)


        杨力舟:叶浅予的格调精神

        叶浅予先生秉性一向刚正孤傲,这也体现在他的艺术作品上。本事高强而才气充溢,然而不逞才、不使气,极其敛约。由于他对客观事物观察深刻,对古典戏曲人物和施演的京剧名家,以及舞蹈角色和新一代演员心存敬意,坚守雅韵中和的审美旨趣,故而生拙,造型力求做到两方面同为一体的精确。即角色的准确和演员本人造型的准确把握,消除挥写时的霸气。虽然用笔果断、落墨肯定、神采纵悠,然而疏放生拙,自然而然地于“拙”中见唯美,天真入稚拙之美,而不以俗媚轻滑取悦于人。其儒雅深致,画如其人,格调高矣。他做到了出神入化,达到了至今无人可以企及的地步。

        可以说,叶浅予先生的国画人物是最具传统精神的写意画。他的作品豪不逊色地达到中国画人物写意精神的当代最高境界。不愧徐悲鸿的称赞:“如果有十个叶浅予,中国的文艺复兴就到来了。”

        (选摘自杨力舟所作《20世纪中国写意人物画的高峰——叶浅予的艺术成就及历史价值》)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Processed in 0.147(s)   65 queries
      update:
      memory 4.55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