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埭强:从“为人设计”到“为万物设计”!

        作者:admin2024-05-10 17:40:58 来源:网络

        从自我表达到“为人设计” “为万物设计”

        有温度的存在这个主题,跟我思考的历程是有关系的。

        我做设计已经五十多年了,最初是因为喜欢艺术创作,我本来不喜欢商业化的艺术,喜欢纯艺术、跟人文有关的创作,但学了这个学科,在刚刚学习现代设计观念的时候,接触包豪斯的思想,当年包豪斯的宣言里提到的“为人设计”,我觉得这是很伟大的宣言。它让我意识到,设计不是为了自己创作,也不是为了自己感情的抒发,而是有目标的,为人们获得更好的生活而工作。

        1919年3月20日,沃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发表了他亲自拟定的《包豪斯宣言》,“为人设计”的理念影响了初学设计的靳埭强

        闯入这个行业50年,最初都是关心如何做好设计为客户服务。比如说一个商标,要有商业用途的主题,要有成功的市场评价,就是商业的客户,当然我们也做文化的客户。但更多的时候主要是为委托人服务。为市场服务为主,常常没有多一些用关怀的心去这个事情。

        后来到了大概我自己创业的时候,都是很顺其自然的,有文化客户就很开心做好它,与商业客户相比,有一些人文关怀的主题可以发挥。

        慢慢我觉得,很多人生活有困难,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应该更加用关怀的心去做设计,而不是一定要获得市场的成功和只看效益,比如收多少设计费,产生多少商业利益。我开始建议以人文关怀的心去做设计。

        我们本来有一个很好的和平环境,但是慢慢地,好像大家忘记了和平可贵。还有环保,人的生活利用了很多地球的资源,没有关心到这些资源有没有浪费,有没有令未来的环境不堪重负。

        所以有时候我们参加一些非商业的展览活动,也有一些国际的邀请,我期望去做一些关心地球的课题。包括文化类,汉字的应用,艺术的表达,环保、和平的主题,还有关心在地球上共同生存的“他者”,不一定是动物,而是与我们和地球共存的生物,如果地球不好了,就会变成将来的一个危机,所以我很热衷做这方面的海报。

        靳埭强认为,人们已经忘却和平可贵,爱与和平也是他的海报设计主题

        在从事设计这一行业的同时,我也从事设计教育行业,一直在策划设计课程。近年来,我在汕头大学引领了设计的教育改革。在这个改革中,我不但要令年轻人对创意思维有所进步和发展,我还觉得有个学科非常重要,就是设计伦理。

        要教会年轻人怎么做事,怎么做人,怎么关心我们共同生活的“他者”。我可以说,最初影响我的包豪斯思想,“为人服务”,我觉得已经很伟大了,但是我现在觉得,为人不够,还要为万物,整个宇宙里面的万物都要关心。

        所以说,广州设计三年展的主题,与我的思想、我的主张都非常吻合。我对整个展览的主题是高度评价的。

        KTK靳埭强设计奖·全球华人设计比赛创办于1999年,是靳埭强为华人青年设计师而设

        设计理念伴随时代发展而不断变化

        新中国成立以后经历过不同的时代和社会环境,相应地,设计行业关注的问题也有所不同。

        最初是政治方面的,对设计提出新的主张:为人民服务,其实这一要求,跟我刚才说的1919年包豪斯宣言里,“为人设计”的主张是相吻合的。

        在这个阶段,设计最开始还不叫设计,叫装潢和工艺美术,这些都是为了让人们拥有更美好的生活。

        当时,我们国家处于从农业社会到工业化的发展阶段,中国人口众多,最开始的时候温饱都比较困难,所以如何对生产进行标准化,如何降低产品价格,让大众比较能够接受,如何用比较简单而不浮华不浮夸的方式,那种也是一种积极的思想。

        《一画会会展》

        海报

        100 x 70 cm

        1983年

        改革开放让中国拥有了更为自由的市场经济。设计行业的变化,要求我们不再用装饰美化这个观念,而是有策略性地为整体生产服务的设计。因为有市场经济就有竞争和为了满足需求的设计。

        随着科技的日益发展,我们的生产力大幅提高,令我们的生活面貌大幅改观,可以说,从八十年代开始改革开放已经四十多年,这四十年其实是在我们中国的生活水平,真的翻了几番,是很了不起的发展,也让设计行业有更大的空间。

        “有温度的存在”与“为万物设计”

        改革开放四十多年,尤其是最近这二十年,真的取得很大进展。以世界经济体来说,我们本来是发展中国家,现在已经是一个很重要的经济体。这也产生了一些问题:有没有过度的开发,有没有社会浪费?我们现在的生活好了,有没有关心我们的将来怎么样,有没有透支资源和对环境造成破坏?

        《绿》

        海报

        100 x 70 cm

        2000年

        我在上世纪的八九十年代的香港,就开始关心这个事情。到了新世纪初,已经有很多年轻人学习设计学科,当年每个大学都有设计学科,起码有设计系,到现在诞生了很多设计学院,因应我们的社会发展,产生这样的机遇。我们在教学上,在设计的实践上都有关心这些问题。但是我觉得还是很不够。

        在教育方面,要提倡整个设计伦理的学科,不要只是关心人,还要关心与我们共存的环境,关心我们共同面对的困难。对此,我们才刚刚开始。

        《再思自然》

        海报

        100 x 70 cm

        2018年

        我希望能够引起多一些大众的关注,也对于我们设计师致力于去研究和发展的这个成果能够多一些沟通,多一些鼓励。我们希望不只是设计行业,应该是大众特别是年轻人,都来关心这些问题,我希望利用媒体进行沟通和讨论。除了政府以外还要让企业家投入更多资源。

        现在,全世界经济都可能有所放缓,但是就算是这样,我们都要保留一些资源投放在公益领域。我希望这个三年展不但是一个专业的层次,应该是一个大众的对话和思考,能引起更多的讨论,让有力量的付出更多力量,有钱的出钱,这些都可以做成一个事业。不是说公益就是用钱来做,其实公益是用心来做,它也可以拉动资源,产生效益,对人的生活是有好处的一个事情。

        “有温度的存在——广州设计三年展2024”靳埭强作品展出现场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Processed in 0.162(s)   64 queries